当前位置 : 铁岭市慢爬化学公司 > 社会 >

注意!Z世代出没!

来源:http://dreamsonmainstreet.com 时间:01-10 08:39:09

Z世代,出生于1995年-2009年。

互联网原住民。

2.63亿,在中国。

消费倾向更新潮,更个性,内容付费倾向高,二次元属性强大。

这些屁话大家早就听腻了。

房间里的大象已经越长越大,你可以装作看不见,但我忍不住了。

这届新人,读毛选,谈内卷。

在90后从“佛”到“丧”数年无果后,他们开始失去耐心变得愤怒。

眼下,恨不得爆了每一个资本家的菊花。

在他们面前,前几年所谓个性昭彰的85至90后一代们,被衬得像印度甘地,最多算非暴力不抵抗。

01

据库润数据 2020年9月的调查发现,目前有62.5%的Z世代用户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长为6个小时及以上,其每天平均花费6.73小时使用智能手机。

据 QuestMobile,仅有2.8%的Z世代没有进行过任何线上消费,有65.9%的Z世代在线上的消费占比超过20%。

根据企鹅调研,截至2019年6月,充值产品/APP会员(64.2%)及游戏/平台货币(58.2%)是Z世代最常见的两种虚拟消费。

其中接近70%的男性Z世代用户进行过游戏/平台货币的充值,接近50%的女性Z世代用户曾为在线小说读物/周刊杂志消费。

Z世代最常逛的社区是B站,单日使用时长可达82.4分钟。

据哔哩哔哩在招股书说明,其82%的用户为Z世代群体。

据库润数据2020年9月的调查,Z世代人群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526元/月。主要来自父母零花钱、节日压岁钱、学校奖学金、兼职打工、实习工资等多种渠道。

在其消费支出中,除基本保障之外,旅游、游戏等精神消费占比较高占到了10.10%,其次恋爱、聚会等社交消费也同样值得关注,占比在9.60%。

以美妆为代表的颜值经济,以潮玩为代表的精神体验经济,以代餐为代表的健康经济,以宅文化、外卖为代表的懒人经济,分别代表了Z世代将捧出的新经济巨头的潜伏方向。

从2017年关注未来社交为切入,我就开始持续关注关于Z世代的各种研报分析。

三年过去了,报告细节越做越深入,但方向却始终如一。

我翻来覆去地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今回头看,在商业研报里,Z世代是新兴市场,是消费者,是初生的嫩绿韭菜,唯独不是人。

02

据AppAnnie统计,Z 世代的人口数量现已占据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超越了千禧一代(Y 世代),成为地球上人口数量最多的一代人。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我国的Z世代人群数量为 2.63 亿人,占目前我国总人口的 18.79%。

进入2020年,我国Z世代中的2063万人(占比7.9%)将年满25岁,开始正式步入职场并赚取收入;

6047万人(占比23%)处在研究生阶段,正在读研、实习或找工作;

6954 万人(占比26.5%)在读本科的年纪,4809万人(占比18.3%)在上高中。

剩下那6379万人(占比24.3%)处于初中或小学。

抛开最后这六千多万的中小学生,拢共有2亿的Z世代人口,正处于意见表达的高峰期。

他们不能代表社会主流。

但他们的声音,绝对已经构成了网络主流。

而网络作为声量的放大器,将产生他们的意见就是社会主流的错觉。

一代人一代审美倾向,一代人一代政治诉求。

一代人一代消费偏好,一代人一代历史使命。

全面深入地展开对Z世代的研究,应尽快在更大范畴里,提上日程。

而无论你的年纪几何,只要你处在社会运转的巨轮之中,那你的生活,也终将被这一群体所影响改变。

03

英国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曾提出科技三定律:

1、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2、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3、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科幻作家宝树模仿这一句型,又给出了“流行文化三定律”:

1、大多数我出生时已经有的流行文化都是陈旧老土不值一提的。

2、大多数在我10-30岁之间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无法复制的经典。

3、大多数在我30岁之后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愚蠢肤浅,幼稚可笑的。

依照此,我们还可以给出审美三定律,政治主张三定律,饮食偏好三定律以及穿衣打扮三定律。

纷繁的表象下是一个隽永的规律:人类永远反对上一代,以及永远承受来自下一代的反对。

话语权的抢夺只能开辟新战场。

年轻人如果也一样喜欢周杰伦、罗纳尔多、麦迪,那他们永远得接受来自上一代的教训:老哥我当年听歌/看球的时候......

这样的反叛还体现在更内在的地方,比如生活态度。

过往四十年来,中国经历了有史以来最高速的蓬勃发展期,对应到三代人身上,都以对个人奋斗的认同为底色。

70后讲究的是草根奋斗精神,唱的是“我的未来不是梦”、“爱拼才会赢”,在经济粗放增长的过程中,搭建了各个产业的“毛坯房”,完成了产业链的初步搭建,吃到了“开荒”红利;

80后要反叛上一代,重点提出了对个人意志的追求,讲个体尊严,讲生命自由。在经济高速扩张的过程中,与上一代紧密配合,构成了坚实的中层力量,同时在经济周期中吃到了“房价”红利;

90后同样要反叛上一代。一方面,这一代人眼看耳听的故事,都是父辈兄长们依靠着个人奋斗打下的一座座江山,内心深处有着对奋斗精神的认同;另一方面,L型新常态的增长模式注定了跃迁式机遇的减少,实际生活中的经历也很快令这批人发现组织内部的上升阶梯开始变得陡峭。

为了消弭这一矛盾心态带来的自我落差,这一代人分别尝试了“佛”与“丧”,试图以“不在乎”和“自我否定”的姿态来消解内心的向上欲望。

在90后的“隔离作用”下,Z世代不再信任个人奋斗的内核,同时不愿接受以“佛”和“丧”为代表的上一代态度。

在这样的背景下,Z世代开始第一次将目光朝向了个人奋斗之外的因素,试图为命运的压抑找到情绪出口。

04

中国的政治教育是大胆且深入的。

与西方整日里喊着“爱”、“民主”、“自由”不同的是,中国的青年张嘴就是“资本”、“阶级”、“剥削”、“托拉斯”。

两年前马云还是各位的爸爸。

前几代人,亲眼看着他从被雅虎摁着头打,到上市时开心得恨不得杀了自己助兴。

那时,大家把他当励志人物,当青年创业的梦想导师。

从今年开始,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马云已经变成了各位的杀父仇人。

其中在号称Z世代精神后花园的B站弹幕里,这一特征已经极为明显。

Z世代生下来时,巨头们就已经很大了。

我们没见过阿里来之前的那个世界,阿里是如何改变世界的,我们没有感知。

但阿里如何给眼下这个世界造成弊端,我们则颇有发言权。

从骑手困在系统里开始,到蚂蚁金服风波,再到整顿直播乱象,乃至最近的社区团购大讨论,包括我在内的财经媒体从业者,鲜有反应过来的。

基本上还是处于一个就事论事的态度。

但舆论的倾向已经十分明显了:立场高于论证,屁股决定流量。

05

风暴已经集结。

它将卷起什么,我并不知道。

但谁将面临这些风暴,谁将与风暴共舞,风暴又会带来哪些机遇,我们可以试着聊一聊。

大厂PR,首当其冲。

谁是力的“直接承受者”已经很清楚了。

从BAT到TMD到京东、拼多多乃至B站自己,舆论正在磨刀霍霍,满世界找猪来出气。

以前不久张一鸣质疑《原神》为例。

说真的,要不是员工怼了一句“你退群吧”,这个事情很难以喜剧收场。

试想,如果字节的氛围稍微传统一些,再出来一两个马屁精自我反省,舆论必然会把字节跳动再次淹没。

事实上,在事态发酵初期,我们依然在各大社交平台中看到不少声音到对张一鸣的“监工”行为的声讨:

“剥削”、“敲骨吸髓”、“资本家”等成套的说辞,如同模板一样直接好用。

如今的舆论,就像一个装满燃料的火药桶,只需一点火星。

对PR们来说,眼下只是暴风雨前夜的宁静。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任何负面事件的量级,都不能以过往的经验来常规判断。

其次是内容创作者。

流量的财富密码已经摆在这了。

身边的同行也已经旗帜鲜明地总结出了经验:“在B站,喷资本永远是对的。”

这一范围,也眼瞅着从B站开始扩散到知乎、微信乃至虎嗅。

“为谁而写”的元命题,再一次怼在了各位的脸上。

聪明的人,或者说价值观本身契合的人,已经开始闻风而动,因势利导。

一篇《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替公众情绪打开出口,以一篇响当当的十万加,吹起了对社区团购的讨伐号角。

随后,因势利导也将变得不够用了。

从等风来到造风去,向来是媒体老师的专长。

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向职业打假人王海老师致敬,Salute。

接下来,我们还能想见的爆款文章,或许将出现在“App窃听问题”、“广告骚扰问题”、“快递柜收费问题”、“游戏肝氪问题”等诸多老生常谈的领域里。

各位PR们除了对内要强调谨言慎行之外,还要当心来自专业媒体老师的狙击。

06

我总是担忧的。

不稳定但强大的力量,总让我感到敬而远之的恐惧。

在这样的风暴面前,试图扭转什么是过于狂妄的心态。

我能做的,也只是阐述罢了。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琦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