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铁岭市慢爬化学公司 > 社会 >

CEO突遭调查、股价熔断 连年亏损的这家公寓巨头怎么了?

来源:http://dreamsonmainstreet.com 时间:01-06 10:13:02
CEO突遭调查、股价熔断 连年亏损的这家公寓巨头怎么了? 查看最新行情

  原标题:CEO突遭调查,紧急换帅!股价熔断、连年亏损的这家公寓巨头怎么了?

  张雪

  尚未从疫情冲击中恢复的蛋壳公寓又摊上大事了。

  近日,蛋壳公寓突然发表换帅公告,原因竟是公司联合创始人、原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了。

  该消息一出,蛋壳公寓(DNK)当日开盘后立刻大跌近9%,随后盘中多次触发下跌熔断,截至上周美股收盘,两日跌幅达8.73%,报8.62美元/股,最新总市值为15.7亿美元。

  而该消息也不仅影响了二级市场,众多蛋壳业主和租客也纷纷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希望不要影响到租户正常的租住。

  紧急换帅

  原因竟是前CEO被突然调查

  6月18日晚间,蛋壳公寓发布最新人事调整任命。

  公告显示,由于蛋壳公寓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涉及有关部门的调查,暂时无法行使其在蛋壳公寓董事会以及公司的管理职责。蛋壳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总裁崔岩已被董事会任命为代理首席执行官(CEO)。

  对于CEO高靖被调查一事,蛋壳公寓在公告中表示,是因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与蛋壳公寓无关,公司以及公司其他董事和管理人员,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和询问。高靖的缺席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不利的影响,公司目前各项业务和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公开资料和天眼查数据显示,在2015年创立蛋壳公寓前,2005年至2014年期间,高靖曾供职于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和橙色阳光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并在其中三家企业担任职务。

  第一家为2013年1月成立的北京橙色阳光科技有限公司,高靖曾担任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第二家为2013年10月成立的绿樱桃(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高靖曾担任监事;第三家为2014年11月成立的伊里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高靖曾于2014年入股,2017年退股,该公司旗下拥有自媒体交易平台众易盟,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多次成为被告。

  由于公告并未披露具体的调查机构和事项,到底之前哪个阶段的职业经历让高靖被调查,目前无从得知,但高靖此次被调查的结果依旧至关重要,因为即使目前CEO换人,但高靖始终牢牢地掌控着蛋壳公寓。

  根据wind数据,截至今年4月29日,高靖仍是公司最大的个人持股股东。继老虎环球基金持股19.9%和愉悦资本持股15.6%后,持股13.5%,并拥有75.7%的投票权。

  而此次担任代理CEO的崔岩亦是蛋壳公寓的联合创始人,自蛋壳公寓创立至今一直和高靖一起负责公司的管理和运营,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崔岩持有公司1.9%股份。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公司宣布CEO被调查前的6月16日,原董事纪纲也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职务,由公司首席财务官张政接任。而纪纲为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在蛋壳公寓C轮融资中,曾作为投资方代表进入蛋壳公寓董事会。

  业绩巨亏

  三年亏损超60亿元

  尽管在国内长租房市场上,蛋壳公寓的市占率已经达到第二位的水平,但实际上,成立5年来,蛋壳一直在入不敷出的状态下狂奔而行。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分别实现营收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而亏损则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随着营收的不断增高,亏损也在不断扩大。

  而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冲击,公司亏损更是达到12.3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162亿元同比扩大约50%的同时,亏损也超过去年全年总亏损的1/3,若今年公司无法改善经营状况,2020年全年亏损将大概率超过2019年。

  对此,蛋壳方面给出尚未盈利的解释是,虽然牺牲了利润,但蛋壳完成了规模的高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底,蛋壳公寓仅有2434间公寓,而截至2019年末,公司拥有公寓数量达到43.83万间,增长约180倍,增速居行业第一。

  然而,蛋壳这种不计成本扩张地盘的经营模式,却一直饱受诟病。事实上,长租公寓本身就不是赚钱的行业。高价争夺房源和低价吸引用户的商业模式本身就缺乏造血能力,再加上不得不花费的装修和运营成本,使得长租公寓行业对融资依赖度极高,倘若资金无法到位,一不小心就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的悲剧。

  而蛋壳公寓的烧钱运营,更加重了资金链方面的压力,关于公司深陷资金链困境的传言从未停歇。虽然蛋壳公寓曾回应表示,公司刚刚在纽交所上市,资金充裕,经营情况正常,但借此次ipo机会,蛋壳公寓再次募得超1亿美元资金,也是事实。

  此外,根据蛋壳公寓招股书所示,2017年至2019年第三季度,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但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却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

  股价大跌

  市值缩水超70亿元

  近年来,多家长租公寓公司试图登陆资本市场,以求暂时上岸,争取更多的时间扭亏为盈。

  蛋壳是继青客公寓后的第二家正式在美股上市的长租公寓公司,也是2020年第一支登陆纽交所的中概股。

  但自今年1月17日上市以来,蛋壳公寓的股价却似乎在一路走低。

  上市首日,就跌破了IPO发行价13.5美元/股,一度跌至13美元/股,随后虽再勉强涨回13.5美元/股,但也只能算是“勉强维持体面”,截至上市首日收盘,市值报24.78亿美元。

  可以说,蛋壳上市的时机非常不好,上市后没几天,新冠疫情就在中国爆发,作为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长租公寓行业,蛋壳的股价也随之下挫,一度在4月跌至最低点5.42美元,随后虽小幅度震荡上行,但此次CEO被调查事件又给予其一击重创,导致股价下跌熔断。

  根据最新收盘价计算,上市不到半年,蛋壳的股价就已经下跌超35%,市值也缩水了近10亿美元(约合70亿人民币)。

  投诉爆炸

  疫情之下蛋壳公寓深陷负面漩涡

  长租公寓自出现以来,一直存在着大量房东租客们投诉和维权的现象,蛋壳公寓也不例外。

  在各大消费者投诉平台和社交网站上,都能看到不少用户对蛋壳公寓的投诉案例,包括退押金、服务体系、租金贷等问题。

  尤其是年后以来,蛋壳公寓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疫情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所进行的一系列操作更是加深了用户的不满。

  疫情期间,蛋壳公寓被曝出以疫情“不可抗力”为由,强制要求房东免除1-3个月的租金,但同时又每月照常收取租客的房租。且疫情期间蛋壳公寓每月的保洁服务被迫中止,但服务费却照常收取。

  对此,深圳市消委会在接受深圳特区报的采访时表示,今年3月至今,市消委会接到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219宗,公司存在包括一方面向房东申请免租,一方面又不减免租客租金在内的消费欺诈、合同纠纷、强制退租等行为,消委会约谈了蛋壳公寓有关人员,要求立即纠正其行为。

  不止如此,蛋壳公寓还存在疫情期间拖欠工资,借疫情变相裁员以及拖欠装修商房屋装修款长达11个月,导致工人生活困难的情况。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